基于人际传播的《杨澜访谈录》何以历久弥新?

2018-02-03 作者:admin   |   浏览(131)

  大家对《杨澜访谈录》并不陌生吧,这部二十一世纪的开局之节目已经延续十六年了,并且已经成功采访了胡玫、陈光标、高希希、希拉里等全球800多位各界的精英人物了。可以说《杨澜访谈录》是谈话类节目的楷模,那么它何以历久弥新呢?

  《杨澜访谈录》开播自2001年,是由“阳光传媒集团”推出的,也是国内最早推出的一档高端访谈电视节目。秉承着记录时代的精神印迹的节目理念,主持人杨澜女士邀请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精英翘楚,共同畅谈的话题紧紧围绕时事或专业,以人的经历、感受、经历、智慧为中心,力图穿越风云际会的有限时空,将嘉宾的人格力量和社会价值作为节目的终极呈现。到目前为止,《杨澜访谈录》已采访了胡玫、陈光标、高希希、希拉里等全球800多位各界精英人物。

  从人际传播的角度来看,《杨澜访谈录》是人际传播的一个典型的成功实践,它符合人际传播感官参与度高,信息反馈量大、速度快,可以使用语言和大量的非语言符号,如表情、姿势、语气、语调等的特点,切合人际传播中个大众沟通感情等效果。所以我们可以从人际传播角度来分析一下《杨澜访谈录》。并且说《杨澜访谈录》作为人际传播的成功典范,对于其他的电视访谈节目,甚至是电视节目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在人际传播中,“诉诸理性”和“诉诸感性”两者是截然不同的做法。诉诸理性是通过冷静的摆事实,讲道理,通过理性的力量达到说服的目的。诉诸感性恰恰相反,主要是通过营造某种气氛或者使用感情色彩强烈的言辞来感染对方,以谋得特定的效果。《杨澜访谈录》主要是运用了“诉诸理性”的传播技巧,鲜少“诉诸感性”。比如说,杨澜采访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难以避免谈到关于莱温斯基的事件,要怎么与当事人谈这一敏感话题、从克林顿口中了解到他对于这件事的态度,杨澜在采访前想了多种方式。最后杨澜理性地从克林顿图书馆入手,让克林顿自己谈到和莱文斯基之间的微妙关系。并且杨澜和嘉宾的对话,节奏紧凑,不会有太多的寒暄,也没有无尽的赞美,更多的是在平等的基础上交流某些特定的话题或者分享生活经验。“诉诸理性”的传播技巧与节目的高端定位以及主持人理性的特点是紧密相关的。

  人际传播的传播过程伴随着复杂的心理因素,同时也会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这些复杂的心理因素是把关的重要方面,而外界因素则是“噪音”的主要来源。因此,在人际传播的过程中,“把关”和“噪音”是两个阻碍传播有效进行的阻力。下图就是《杨澜访谈录》的人际传播过程模式。

  如上图,在《杨澜访谈录》主持人和嘉宾的互动过程中,存在着把关的过程和噪音的干扰。把关是对传播内容进行简选的过程,而噪音则是对传播进程进行阻碍的过程,这些因素构成了《杨澜访谈录》的全部过程。

  对话是其实现访谈目标最重要的方式。主持人和节目嘉宾通过访谈的形式实现互动,观众对互动的过程和互动的内容进行研究可以直观的看出互动的频率和方向。

  就《杨澜访谈录》节目本身而言,共同的意义空间的最大化则是传播效率高的最主要原因。共同的意义空间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从微观上讲,是指在人际传播过程中双方对于所使用的语言、文字等有着共同的理解,从宏观上来讲,是指人际传播过程中的双方在文化背景、生活经历等方面有着一致性。《杨澜访谈录》没有噱头,没有八卦,节目贴合实际,贴近当今社会发展,杨澜本身与嘉宾在思想上有着一致性,进而引起观众的共鸣,与观众进行思想的交锋,如此一来,传播效率自然会提高。

  《杨澜访谈录》的人际传播者意义复杂主要在于其暗示性意义。由于《杨澜访谈录》很多嘉宾是各国政界首脑或者核心人物,很多涉及到政治及外交的话题。比较敏感,无法直接设问。因此暗示性意义的存在就有其必然性。从明示性意义到暗示性意义转化的例子在杨澜的采访过程中比比皆是,这也是《杨澜访谈录》的价值所在。能够通过平和的方式问出颇具挑战性问题,这种采访技巧,更多的是能在挑战中激发嘉宾的谈话欲望。

  普及到所有谈话类节目,让谈话类节目甚至电视节目的人际传播在新媒体日益繁荣,地球村不断变化,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变得越来越复杂的情况下抓住机遇,直面挑战,赢得更大的发展。谈话类节目想要做得好就要具备以下几个要素:其一,受众定位准确,访谈方式灵活。其二,谈话内容风趣;其三,受访嘉宾面广。其四,主持人个人魅力突出。其五,谈话环境安静优雅。其六,节目进程节奏明快等等。

  《杨澜访谈录》在激烈竞争的电视访谈节目中经久不衰的原因不仅仅是主持人杨澜的影响,更重要的是该节目能够不断的创新以适应社会发展的变化,《杨澜访谈录》不断的变换播出平台就是为了找到最好的适合节目发展的道路。另外,杨澜本人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创造属于自己的品牌并壮大该品牌,这对于《杨澜访谈录》节目的发展和影响力的提高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最后,该节目不断地寻找适合节自己发展的渠道,并且通过微博等新媒体拓展自己的播放渠道。这些都是其他的电视访谈节目应该学习和借鉴的。此外,在人际传播的过程中,《杨澜访谈录》展现出了自己独有的特色。正如《杨澜访谈录》中所体现的,人际传播双方都有着明确的传播动机,人际传播的进行要在一定的框架内进行,而在传播过程中,主持人起着把关和引导的主要作用。在传播过程中,“把关”和“噪音”是影响传播效果的主要因素,而在传播结束后,意见领袖是影响传播效果的主要因素。

  《杨澜访谈录》的这些内在特点是其区分于其他电视访谈节目的重要基础,也是《杨澜访谈录》在以后发展的重要理论基础。对于未来的发展,电视访谈节目需要更多地与新媒体结合,通过“联合”来应对未来节目发展中会遇到的挑战。这种联合包括横向和纵向的联合,横向的联合是指不同媒介的结合,结合不同媒介的特点和优点,促进电视访谈节目的传播。纵向的联合主要包括线上和线下的结合,使节目更加深入人心。